澳门百老汇娱乐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这样一大片园子】 【已经如同一潭死水】 【机场柜台人员表明必须有】 【通过别人介绍在网上下注

已经如同一潭死水

时间:2018-08-16 21: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何城比范娟小三岁,虽离过一次婚,但相貌周正,也不是那种穷酸男人,他工作不错是做国际贸易的。范娟去过他的办公室,是位于本地楼,透过窗户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风华。他们在

  何城比范娟小三岁,虽离过一次婚,但相貌周正,也不是那种穷酸男人,他工作不错是做国际贸易的。范娟去过他的办公室,是位于本地楼,透过窗户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风华。他们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做过几次,也在那张黑色的实木办公桌上做过,在地板上也试过,总之,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他们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

  他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何城是朋友的朋友,做了一个晚上的麦霸。他唱歌很好听,声音优美,情感真挚,一看就经常来。

  范娟唱得也不赖,后来何城更是主动跟她合唱了一首《亲密爱人》,之后一整晚都坐在她的身边,又互相加了微信。

  何城看起来是一个颇为体贴的男人,当晚,有别的男人怂恿范娟喝酒,被何城全都挡了回去,后来他喝的有点醉了,把手搂住范娟的腰的时候,范娟没有推开。事实上,她觉得何城身上那股啤酒和香烟混合的味道挺好闻的。

  两人就是这么勾搭在一起的。范娟虽然快四十了,但身材苗条皮肤白皙,人很会打扮,没有一丁点老态。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看起来也就刚三十出头的模样。

  何城在微信上对她狂轰乱炸,展开爱的攻势。开始时,范娟还不太上心,总是不理不睬的,毕竟她已是一个有夫之妇,虽然和老公感情不好,但是怎么也算是已婚之人,还是要避嫌的。只是后来何城每天都给她发消息,总跟她聊天,经常关心她对她嘘寒问暖,时间久了之后,她就觉得开始有一点点依赖他了。再后来,她和老公吵架,心情不好,何城就主动约她出来看电影。电影刚开场的时候,何城的手就霸道地握住了她的手,当看到一半的时候,何城的手就抱上了她的腰,她就任由何城握着抱着,芳心乱动。电影完场后,两人就去开了房。

  在经历了一段结婚十五年,一年不到十二次性生活,已经如同一潭死水,或者说早已经岌岌可危的婚姻生活之后,遇到何城这样的男子,也算是枯木逢春了吧。他热烈奔放,在床上如同一匹野马,把范娟爽得死去活来。

  范娟又和老公吵架了。她对何城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说老公一定是在外面有女人了,不然就不会整天两三点才回家,不会对她不闻不问,连她昨天生日也不记得。

  何城喜欢叫范娟傻妹。每一次范娟都觉得非常暖心,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成了一个年轻的妹妹,就像回到了年轻时一样,满心愉悦。

  随后,何城为了给她补庆生日,就带她去了澳门散心。在那里,他们去了大三巴,又去游览了海军博物馆和妈祖庙等游客必去的景点,晚上又在床上缠绵悱恻一晚,第二天,何城带她去了新葡京赌场。

  范娟没有试过,何城说来尝尝鲜。他们先换了10000块筹码,买大小。范娟好运气,竟然一下子赢了一倍。然后大受鼓舞,加注,再赢1万,再加注,再赢一万。之后,输了三万,再赢,再输,一个上午下来,范娟赢了两万。不多,但很刺激很有趣,着实是够她高兴的。

  范娟简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送了一个LV的钱包给何城,她抱着何城说:能让一个中年女人高兴的无非就是两件事了,一是还有男人爱,二是有钱花。现在这两样她都有了,人到中年,虽然婚姻不幸福,但感觉也还好,是何城补偿了她人生中缺欠的那部分,拥有了何城,自己也是幸运的。

  范娟是真的有点小钱,具体有多少,她肯定是不会透露给何城或者任何人知道的。但是作为银行的前营业部主任,在任何人的眼中,她也绝不是穷人。

  第二天一早便从酒店打车到珠海渔女,既然来了珠海,怎么滴地标建筑也是得去打卡下的。恩,其实嘛,说白了就是海边的一个石雕。不过比较良心的是这也是一个免费的景点,不像三亚天涯海角,几个石头还圈起来收钱。

  自从在澳门轻而易举地赢了小十万后,范娟食髓知味,又和何城去了几次。他们都是三个月内多次往返的通行证。范娟每次都能赢小几万,这比上班时好太多了。

  最后一次还是何城陪她去的。和以往不一样的是,那边这次给范娟安排了一个VIP室,赌本50万以上就可以了。

  范娟也是踌躇满志,准备赢个盆满钵满。却不曾想,这次一下子输了五十万,把之前赢的那些全都还回去了。

  范娟当然不甘心了,再去,依旧还是输,然后一直输,直到输了近三百万,把她上半辈子的积蓄一下子清光了。

  可自己怎么就这样贪心哇,真是贪婪害死人啊,现在她身无分银了。她恨天恨地恨自己,然而最恨的,还是何城。

  她天天骂何城,对何城又哭又捶,什么脏话都骂出口了,可那有用嘛?何城安慰不成,后来也躲着她不见了。

  范娟更愤怒了,她落难了,没钱了,他就不理她了,原来他只是喜欢自己的钱而已吗?她发了许多难听的信息给何城,但何城已不再作任何的回复。

  看着地板上撒了一地的白纸,范娟疯了似的拨打何城的手机,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接通了,无论打多少次,都是“对不起,对方正在通话中,请您稍后再拨。”

  她满脸死灰地回到家,老公不在,孩子也在学校,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丝的温暖。她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悲惨的女人了,人到中年,人变老了,工作也没有,老公要和自己离婚,钱也被自己败光了,说爱自己爱到要生要死的情人说翻脸就翻脸,真的是一无所有啊。

  她去学校见了儿子最后一面,然后回家喝的酩酊大醉,醉醺醺地爬到楼顶,爬上栏杆,坐在那里,任双腿在风中不停地晃荡。

  她一边流泪,一边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公,他挂断了她的电话,没接。她又给何城发短信,何城也没回。她给儿子发短信,儿子也没有回。她更加生无可恋了,她就想着,这三个人是她最在乎的人,但凡有一个人回复她,她也不至于这么绝望。

  她不停地看手机,终于等到了一条信息,是何城发过来的,但看了这条短信后,她不但没有丝毫的慰藉,反而感到脚底冰凉,如同堕入深渊里。

  何梅她当然认识。何止认识,简直曾经情同姐妹。当年,她、何梅还有一个李兰英,曾经是银行的同事。范娟和李兰英的职位比何梅稍稍高一点,她们三个人曾合伙挪用和侵占了银行储户的一笔存款,数额是800万元。主要经手人就是何梅,因为她是柜台窗口的储蓄员。

  事先何梅本来很犹豫,一度是不肯的,三个人中就属她胆子最小。但因为这笔存款是定期的,而且不知怎么地存款到期快一年了储户也没有来支取,拨打该储户预留给银行的号码也是空号,所以范娟得知后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先把钱提出来三个人平分,等过后,一旦储户来提款,就先拆借其他的存款来顶账。反正现在房价正要上涨,可以拿这笔钱来炒房,过后再卖房子挣钱了就立刻归还上,肯定不会出问题的,还能挣到炒房子的钱。

  但何梅还是不肯同意,于是范娟和李兰英就对何梅保证说,大家是十几年的老铁,出了事情一定不用她去顶罪,她们是有办法把事情摆平的,而且还有房子在,让她一定放心,不会出差子的,至于要是涉及到上层领导嘛,由她范娟来处理。具体办法是,可以先弄个假的取款手续,把钱取出来;到时候三个人还钱时,再把取款手续销毁,就像没这回事一样;一旦该储户来取钱,就先用别的储蓄款来垫付,同时把这800万临时记在往来款上,到时候等她们三个人还钱时,再冲减往来款不就行了,总之账目还是平的,不会有任何闪失。而且范英是何梅的顶头上司,储蓄的账目的定时稽核和年检,都是由范英负责检查的,李兰英也是负责协助核查的,所以,只要她们俩兜着,就绝对不会有事。要是时间长了该储户没有来取钱,这笔钱成了无主的呆账,只要过了三五年,那也许就连钱都不用还了。这个算盘,怎么想都是完美的,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当然要三个姐妹一起享有了。

  何梅于是就相信了。她在相关手续上所有的凭证和单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盖上了印章和名章,电脑记账的取款记录和账目也都一致。本来她也想,工作上直接主管自己的是范娟,李兰英职务也比她高,出了事她们俩也脱不了身。可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事后才一两个月时间,国家中央和省里巡视组等有关部门突然要到各地所属银行进行大检查,而当时,她们三个人的钱都还没有归还上,都压在房子上没有卖出呢。

  东窗事发之后,何梅向上级领导和组织坦白了整个事件,并把自己的那部分钱归还了。但范娟和李兰英却全都突然变脸,一起矢口否认,同时借自己职务上的优势和便利,找了关系好的上层领导,把整个责任都怪到何梅一个人身上,说都是何梅一个所为,她们俩并不知情,只是被蒙蔽,属于自己对何梅的工作监督不力。她们俩是脱罪了,只是被银行记了个最严厉的处分,被开除辞退了而已;而何梅,本身就是农村上来的草根,什么背景都没有,又证据确凿,而且无力归还所有欠款,最后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和渎职罪,被判了二十年。

  其实何梅入狱的这些年,范娟也没有好受过,虽然卖房子得到了近300万块,但她良心一直在受谴责,每天都心惊胆战地,夜晚也总做噩梦。她的老公原本是区里的副手,就因为她出了事,所以连前途也没有了,不再被提拔。为了这个,他不知道多想跟她离婚呢。

  她不禁问何城,怎么认识何梅的,何城说,我是何梅的弟弟。你的钱,都是我和赌场上班的兄弟几人设局让你输光的,不让你欠债,就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早就应该死了。

(责任编辑:admin)